新利luck18:河北交通腐败窝案的公共行贿人

  • 文章
  • 时间:2019-03-30 08:37
  • 人已阅读

  羊年岁末,省交通运输零碎诸多贪腐案件接连过堂。

  2016年1月19日,河北省遵化市法院一间审判庭内,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基建处原处长王书斌纳贿案休庭审理。检方告状,王书斌利用职务之便,收纳贿赂400余万元。

  2015年12月,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前后作出一审讯断,认定河北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原处长静天文,河北承德承赤高速公路管理处原处长、承德路桥建设总公司原总经理武玉明纳贿罪成立,两人分获无期徒刑及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以前的2015年10月,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潘晓东涉嫌贪污、纳贿、挪用公款案在河北省唐山市中院亦休庭审理。

  潘晓东、王书斌等4人,只是河北省交通运输零碎败北窝案中的一小局部。据无关部门考察,2014年8月以来,河北省交通运输零碎败北窝案触及官员20余人,此中厅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19人,其余领导干部至多5人。连同纳贿职员及其余涉案职员,涉案人数不在少数。

  2005年,时任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被查,牵出河北交通零碎十余名官员。时隔9年,河北交通运输零碎再爆败北窝案。此次窝案,始于2014年8月,被查处的这20余名官员已陆续进入司法法式。

  按照公开材料,这20余名落马官员中,有2人被判刑,4人已出庭受审但未宣判,其余官员有的被提起公诉,有的仍在侦察阶段。

  除触及职员多,此次河北交通运输零碎败北窝案考察进程中,一名“公众纳贿人”现身多起案件,单次纳贿最多达1900万元。

  10年间两次败北窝案,多起案件中牵线搭桥的“公众纳贿人”,使得“塌方式败北窝案”成为必定。

  巡查组发觉线索

  此次落马的20余名官员中,时任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的潘晓东是行政级别最高的一位。

  1962年出生的潘晓东,河北易县人,取得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硕士学位。2009年,潘晓东从河北省交通厅基建四处长地位上晋升为河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专任总工程师。2010年2月,潘晓东到任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分担省内一切交通设施建设,分担的部门则为其曾任职的基建处。潘属于河北省交通零碎的中心人物。

  潘晓东属于典范的“技巧型”官员,领有海内一流土木工程类学位,曾历久在交通零碎基层单元历练。他出任河北省交通厅总工程师及分担交通设施建设的副厅长,被以为顺理成章,担负副厅长后,他也一向以“学者型”官员自居,颇为高调。

  河北省政界多名知情人士向《财经》(,)记者泄漏,2014年5月起,无关潘晓东将被考察的传言起头涌现。在此以前的2014年3月,潘晓东在河北邢台掌管全省高速公路建设动员会强调,廉政建设和反败北事情是整个交通运输事情“首位的首位”。

  2014年8月8日,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召开党组会议,转达深造河北省委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座谈会肉体。作为党组成员的潘晓东并未缺席该次会议,再次激发猜测。五天后,河北省纪委颁布发表了对潘晓东举行结构考察的动静。

  潘晓东落马后月余,一场针对河北省交通零碎的反腐风暴展开,河北省交通零碎又有19名处级干部落马。已公开的官员包孕河北省交通厅基建处原处长王书斌,河北省沧州市交通局前后两任局长李铁强、张振海,河北省交通咨询有限公司实验室原主任平丽坤,廊坊市交通局原副局长佟爱民,唐山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鲁学军,承德市交通局原副局长范有毅等。

  据知情人士泄漏,河北交通投资团体原常务副总经理焦永顺亦在此次反腐风暴中落马。

  该交通零碎败北窝案缘何揭开?《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导披露,2014年,河北省委原第八巡查组在巡查省交通运输厅时期,紧盯高速公路建设等重大工程名目,按照群众举报张承高速公路估算重大超标、具有质量问题等情形举行明如指掌,发觉张承高速张家口段管理处某处长涉嫌重大违纪守法的问题线索。同时,又顺藤摸瓜,向上延误,发觉了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潘晓东的问题线索和某处长的问题线索,均向省纪委举行了移交。

  《财经》记者得悉,该报导提到“张承高速张家口段管理处某处长”,是曾担负张承高速张家口段管理四处长,后担负张家口市交通局副局长的于海,第二位“某处长”则是河北省交通厅基建处原处长王书斌。

  阅历一年多侦察后,潘晓东走上被告席。检方告状,潘晓东贪污公款805万余元,收纳贿赂款折合人民币共计482万余元,伙同别人挪用公款3552000万余元。共计涉案金额1600余万元。目前,潘晓东案还没有宣判。

  交通厅门口接百万贿款

  2015年12月,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讯断,认定河北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处原处长(副处级)静天文纳贿罪成立,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此案成为河北交通败北窝案的第一份讯断。

  静天文终极被认定纳贿人民币2657万元、港币10万元、美元1万元。行政级别仅为副处级的静天文,成为“小官巨腐”的又一典范。

  讯断书显现,2003年至2014年间,静天文为汇通路桥建设团体有限公司等10余家建造商,在工程承揽、招投标等方面供应帮手,并收受这些建造商的贿赂。

  静天文称,他收受建造商的贿赂,曾毫不遮盖。2008年3月,静天文担负承德承秦高速公路管理四处长。承秦高速公路土建工程起头举行,对外公布了投标投标布告。河北燕峰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下称燕峰路桥)董事长张文武想承揽到工程,便经由过程其余人结识了静天文。

  经由几回交谈后,3月的一天,张文武到河北省交通厅门外,约出在交通厅处事的静天文。就在交通厅门口,张文武将装有100万元现金的袋子交给静天文,希望其在未来的招投标进程中供应帮手。静天文对这笔巨款毫不推托,怅然哂纳。

  在向静天文纳贿的建造企业中,中铁一局团体(后更名为中铁航空港团体)亦榜上有名。

  静天文除收纳贿赂外,还自动经由过程其余职员索要“好处费”。2010年6月,承秦高速一个公路跨铁路工程标段举行投标,静天文找到张文武,让他帮手找一个有公路和铁路两重天资的公司,他可以帮手让这个公司中标,中标后提2%的“好处费”。

  张文武找到中铁一局石家庄处事处负责人,讯问其有没有意向接办这一名目,但需要领取200万元“好处费”。经由研讨后,对方同意了这一支配,将200万元汇入张文武之弟所开设的一家公司账户,张文武提取现金后,在承德市外环路上,将200万元现金交给静天文。

  2010年7月-8月间,中铁一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顺遂中标,中标价1亿多元。

  依照《投标投标法》第3条划定,大型基础设施等关系社会公众利益、公众安全的名目,必须举行投标。交通部《公路工程施工投标投标管理办法》要求“投资总额在3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公路工程施工名目”必须举行投标。

  但严正法式的招投标进程,在权钱交易后沦为安排。河北省各交通基础设施建造商之间撒播一句鄙谚,“投标投标想拿下,只需处长一句话”。

  司法文书显现,向静天文纳贿的一名建造商先容了招投标被操控的整个进程。

  投标布告公布后,该公司先找到10家-15家公司帮手举行围标,然后到高速名目管理处拜托的投标署理处购置资历预审文件,把上述公司名称清单交给静天文。

  经由过程预审后,公司间接购置标书介入投标。开标前,一切公司一同磋议每个公司投哪个标段,公司将其余公司的标书接过来或买过来,然后投标署理举行评标。

  评审前,其再跟静天文打好招呼,顺遂中标。中标后,他们拿出中标价的2%给静天文作为“好处费”。

  在接收考察时期,静天文仅退缴230余万元,与其2600多万元的纳贿金额相差甚远。

  司法机关在侦察进程中发觉,静天文用贿赂款在海南三亚购置一栋别墅及一套房产,在市朝阳区西坝河东里也购置一套房产。

  静天文否认,为欲盖弥彰,在购置前述三套房产时,均以妹夫的表面购置。每年冬季或春节时期,静天文就带着家人前往三亚度假。

  别的,静天文还前后给在念书的女儿汇款600万元,用于其在美国念书的花消。

  公众纳贿人

  按照已公开的司法材料及信息,河北省交通零碎此次败北窝案,并不是孤立个案。

  之所以在短时间内敏捷有20余名官员落马,源于局部官员有一个“公众纳贿人”――张文武。

  除向静天文纳贿1900万元外,张文武还向武玉明纳贿200万元。

  不仅如此,沧州市交通运输局原局长李铁强纳贿案中,检方告状,2008年12月至2014年1月,李铁强为张文武在失掉工程建设、包管存款、借用天资等事项上供应帮手,收受张文武给以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2.83万余元。

  廊坊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佟爱民纳贿案中仍然涌现张文武的身影。

  检方告状,佟爱民为张文武在投标工程、解决阻工等方面供应帮手,收受张文武赠送玉器首饰一套、人民币20万元、各重100克的金条三根,折合人民币29.17万元。

  《财经》记者得悉,于海、潘晓东、王书斌也接收了张文武赠送的现金及金条等珍贵物品。除间接送钱,张文武还先容一些交通设施建造商纳贿这些落马官员。

  前述已审结或休庭审理的6起案件,共触及金额近5500万元,张文武一人所送或先容贿赂的金额就达2500万元以上。

  熟悉此系列窝案案情的人士对《财经》记者默示,落马的这20多名官员中,有至多10人接收了张文武所送的钱物。这一系列窝案共计涉案金额应濒临1亿元,张文武一人所送金额约占到涉案金额的30%。这人也成为查处这一窝案的最重要线索起源。

  工商材料显现,燕峰路桥成立于2000年1月,注册资金3.5亿元。此次败北窝案暴发前,张文武一向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位列股东、投资人名单内。2014年7月28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动为。

  2014年11月14日,燕峰路桥成立整理组,张鹏为整理组负责人,但张文武不在整理组名单内。而2015年6月,燕峰路桥股东、投资人做出变动,变动后的股东、投资人中已没有张文武的名字。

  燕峰路桥官网信息显现,该公司在北京、、、等多地设有分公司,并在这些省分有建设名目,基础为高速公路名目,国省道建设、改造、维修名目。

  该公司实行的已竣工名目业绩展现中,涌现了承秦高速16标的照片。而静天文的讯断书中则提到,燕峰路桥及该公司借用其余公司投标资历,得到承秦高速16标和11标,两个标段中标价超过5亿元。

  事后,张文武送给静天文1000万元“好处费”。

  张文武及燕峰路桥财务职员称,用于纳贿的钱都是公司的账外资金,公司设立了账外账,但现已销毁。

  公司账外资金次要包孕三局部,一是帮其余公司围标得的钱;二是公司卖废钢、旧设备、旧模板等的盈利;三是虚开工程发票从公司大账上套进去的钱。

  2012年6月份以前,支出的钱都以现金形式放在柜里,之后的钱,其以分公司表面在(,)开设了账户。使用这笔资金,必须经由张文武同意。

  《财经》记者得悉,张文武在于海案发后即被司法机关把持,已被追查刑事责任。但尚不清楚其案件的相干希望,河北民间也还没有公布张文武案的任何信息。

  两度暴发相似窝案

  河北省交通零碎此次败北窝案,与海内其余省分已查处的交通零碎败北窝案比拟,涉案官员虽数量众多,但所触及的厅级高官仅1人,其余均为处级、科级官员。

  2005年,时任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落马,终极牵出26人,此中处级干部9人。同一单元,10年内两度暴发败北窝案,折射出河北省交通运输零碎具有重大的势力运转疏漏和问题。

  司法文书显现,张全收纳贿赂共计人民币162.3万元、股金16万元等,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张全落马后,河北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原处长王运芳、河北省交通厅国际金融结构存款名目办公室原主任宋敬信等20余名官员落马。

  彼时,河北省交通厅这一败北窝案激发世界惊动。张全等落马官员局部为把握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权派。

  从落马官员职位、级别、势力寻租模式等多处对照,潘晓东窝案与张全窝案简直一模一样。

  而张全、潘晓东等人任职的几年,也恰为河北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逾越式发展”的时期。

  河北省交通厅官网的数据显现,“12五”时期,截至2015年,河北省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6333千米,跃居世界第二位;港口经由过程能力冲破10亿吨,跃居世界第二位。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完成率先冲破;村村通完成历史性冲破,2013年完成100%的行政村通油路、通客车。五年累计完成投资5878亿元,是“11五”的1.8倍,年均投资超1100亿元。

  张全、潘晓东两起窝案的暴发,则凸显了“工程上马、领导上马”的尴尬局势。

  河北省纪检监察零碎一名人士剖析,近几年包孕河北省在内的各地均投入巨资兴建交通基础设施,交通零碎取得巨额资金。交通基建势力集中到交通零碎的某个部门手中,一旦缺少监督,极易发生败北,“把握实权的交通零碎官员,一旦动了贪念,对他们来说,想致富等于一句话的事”。

  潘晓东、王书斌都曾在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基建处任职,比拟其余本能机能处室,基建处独揽全省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大权,是势力高度集中的典范代表。

  静天文、武玉明、于海等高速公路管理四处长,职务和级别虽小,但把握着高速公路建设的间接势力。

  李铁强、张振海等地市交通局一把手,则把握全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大权。

  缺少无效的监督限制机制,上述职务极易发生败北现象。

  潘晓东曾担负河北省交通厅基建处长,其前任即为王书斌。而王书斌曾担负承赤高速公路管理四处长,其前任即为武玉明。这些官员的落马属于典范的“前腐后继”。

  河北交通设施建设又将迎来逾越式发展时期,前述纪检监察零碎人士默示,交通运输零碎势力过度集中的情形必须扭转,以避免涌现第三次甚至更多的败北窝案。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